无标题文档

在行动

扎根山区 兴医为民——记山东淄博源泉中心卫生院院长亓庆良

2017/01/09 16:46 来源: 作者:齐文华

新华社济南1月9日电 题:扎根山区兴医为民——记山东淄博源泉中心卫生院院长亓庆良

新华社记者 袁军宝

山东淄博市博山区源泉中心卫生院院长亓庆良坚定扎根山区,

20年来,他将一个茅草丛生的乡镇卫生院办成拥有诸多先进设备的知名二级规模医院;从医46年来做过1万多例手术,将无数患者从死神手中夺了回来。当地群众都说,他是山区百姓的福气。

不忘初心

“亓院长,快救救孩子吧。”孩子的父母哭喊着。

2008年的一个晚上,南博山镇下庄村村民送来一个14岁的孩子,已经测不到血压,面色苍白。亓庆良判断孩子很可能是脾脏破裂,如果不马上手术,大出血很快将导致心跳停止。但是,做手术将承担巨大风险。亓庆良没有犹豫,立即对患者剖腹探查,手术持续4个多小时,最终成功挽救了一条鲜活的生命。

从医46年来,亓庆良不知遇到多少类似紧急病例。如果乡镇医院不能就近及时救治,患者很可能错过最佳抢救时机。每考虑及此,都坚定了他留在山区的决心。

1978年大学毕业时,学校领导让亓庆良留校,但他决定回到家乡山区的博山区医院。1997年,亓庆良已是副主任医师、“博山区十大名医”,但他不仅放弃到市级医院的就职机会,还主动放弃已搬至城区的博山区医院现有职位,到山区乡镇源泉卫生院工作。

“我的心愿就是要让山区的百姓能看上病、看好病。”亓庆良说。由于山区医疗条件差,亓庆良的母亲26岁便离开了人世,当时只有6岁的他立志要做一名山区医生,为当地父老乡亲看病。

几十年来,亓庆良先后获得全国医院优秀院长、山东省劳动模范、山东省优秀共产党员等诸多荣誉。

“许多老同学成了省、市级医院的名医、领导,有的在国外有很大名气,许多同事、部下也都到城里干出一番成就,我为他们高兴,但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亓庆良说。

“干”出来的院长

“院长不是‘当’出来的,而是‘干’出来的。”

源泉医院的许多职工都还记得1997年亓庆良刚到医院时这句掷地有声的话。当时医院连大门都没有,院内杂草丛生。医疗设备只有一台显微镜,仅有10张光板床。员工3个月未发工资,年收入不足30万元,最少的一天收入只有一毛八分钱。

作为院长,亓庆良没有退缩,说干就干。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没有人才就培养,没有设备就借钱买。

手术室在顶楼,没有空调,夏天室温超过30摄氏度,一台手术下来,塑料袖筒里都是汗水。到了冬天,没有暖气,手术前医护人员还要把手臂放在冰冷的酒精中浸泡5分钟消毒,冻得他们刺骨疼痛。在条件改善前,亓庆良和同事们坚持了一年,成功实施300多例手术,没有一例因为条件差而影响治疗。

自主刀以来,亓庆良几乎每天都要做手术,最多的一天做了12台手术,最长的一台手术做了14个小时。常年大量的手术,使亓庆良的颈椎严重变形,经常疼痛难忍;为了做手术时少上厕所,他还养成了很少喝水的“坏习惯”。

目前,源泉卫生院已发展成为二级规模医院,拥有核磁共振、螺旋CT等诸多先进设备,能实施人工关节置换术、腹腔镜、椎间孔镜等诸多高难度手术。

“纯粹”的人

亓庆良的许多同事都说他是一个“纯粹”的人。因为他没有别的爱好,只知道看病和做手术。多年来,除了开会培训、回家睡觉,他基本都在医院里。

几十年来,有多家民营医院想聘请他,并给出几十万元高薪,他自己也完全有能力办一家年盈利上百万元的医院,但他都没有动摇。

在医院经营过程中,他尽可能降低患者费用,以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去年夏天,当地一位村民满是怀疑地到医院询问:“给我做的是微创手术吗?”原来,他在源泉医院做阑尾炎腹腔镜手术只花了2000多元,而他的邻居在市里医院却花了1万多元。后来才弄明白,乡镇医院不仅报销比例高,而且医疗收费低,所以钱花得少。

在做强综合性医院的同时,亓庆良还针对农村老年病、慢性病多发的现状,建立起200张床规模的中西医结合脑中风康复中心,整个淄博甚至市外的不少患者都慕名而来,其康复医疗体系成为全国的样板。

如今,站在新落成的综合医疗楼前,已经65岁的亓庆良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再给我五年好身体,再为山区患者服务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