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专题>2018专题>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

加强科学无神论研究和宣传

2018/09/26 11:06 来源:人民网 作者:孙晓

马克思主义是指导我们党的思想的理论基础,也是我们国家的立国之本,而科学无神论又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基础。假如失去了科学无神论这个基础,则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在各个国家的发展,将失去立足之地。所以从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开始,就十分重视向工人宣传科学无神论。恩格斯当年曾经建议把18世纪法国唯物主义者的著作广泛向工人群众传播,列宁在十月革命以后重申恩格斯的建议,并且指出,党的宣传工作,仅仅宣传“纯粹的马克思主义”是不够的。我们党在革命和建设年代,都十分重视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毛泽东同志多次亲自向群众宣传科学无神论的思想。科学无神论思想,是我们取得革命胜利和建设成就的一个重要思想保障。一

  “文革”以后,在相当一段时期中出现了“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无人讲”的局面。“法轮功”的坐大成势,与有神论的长期铺垫有着直接的关系。那种认为“邪教成势是因为正统宗教发展不够”,“要抑制邪教就要发展正统宗教”的说法是片面的。

  “法轮功”被摧毁了,然而其赖以成势的思想基础仍然存在,并且有日益强烈之势。其主要表现是:

  1.有神论对某些党员干部思想的侵蚀日益严重。“法轮功”,以及早于“法轮功”但比“法轮功”人数更多的“中华益智养生功”组织,不仅受到一些党员干部的支持,而且他们的组织本身就有相当数量的共产党员,甚至党的高级干部做骨干。

  另据媒体披露,有坐着公车到寺庙烧头香的领导干部,有靠算命先生指导工作的市委书记,有在大院里埋符咒企求升迁的县委班子,有虔信佛教以致成为腐败分子的副省长。然而据我们所知,这些揭露出来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类似丛福奎那样,认为信了教就能做好人,有利于精神文明建议的观点,在党员干部队伍中有一定的市场。平时求神问卜,甚至白天在党校学习晚上在宿舍卜算官运的现象,也时有所闻。可以说,有神论思想对一些共产党员包括一些干部的侵蚀,已经达到非常严重的程度。

  2.学者中间“吃教”“媚教”现象已屡见不鲜。这些年来,所谓“有神论有人讲”,主要是一些学者在讲;“无神论无人讲”,也主要是一些学者不讲。过去,国家创办的宗教研究机构只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在近10年中间,以国家名义在大学、科研院所等处创办的宗教研究机构近40家。如果这些机构用马克思主义和科学无神论的立场去研究宗教,则这些机构就是宣传科学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重要阵地。然而遗憾的是,在这些研究机构中,现在很少有人愿意和无神论沾边,分不清由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创办的宗教研究机构和信仰机构有什么本质区别。

  这种情况表现在社会上,就是为宗教评功摆好的出版物大量增加。“宗教和科学是不矛盾的,甚至是促进科学的”,“宗教教人行善,信了教就可做好人”,“宗教思想体系博大精深”之类的观点,充斥于一些出版物甚至国家的媒体中。不少学者以讲宗教好话为时髦,甚至以“文化基督徒”或者“文化宗教徒”自居。在土木偶然像面前五体投地的学者也大有人在。

  3.青少年思想状况堪忧。现在20来岁的大学生,大多是在“无神论无人讲”的年代出生和成长的。老一辈接受的无神论教育,对于他们几乎是空白。据我们抽样统计,中小学生有鬼神迷信观念的,约占8%~10%。大学生进教堂、拜佛信道的现象也相当普遍。可忧的是,这种现象不仅未能引起教育部门的重视,一些老师甚至认为,宗教信仰自由,因而对中小学生信教和鬼神迷信观念不闻不问。

  摧毁“法轮功”以后,教育界提出“校园拒绝邪教”的口号。然而如何拒绝邪教?则未见有明确说明和措施。在我们看来,只有加强科学无神论的教育,才是拒绝邪教的有效途径。可惜这一条,至今也难以被教育部门所认同。

  4.广大人民群众中宗教迅速传播。基督教近20年来的迅速传播已是人所共知的事实。统计数字显示的信徒人数,比建国初期增加了数倍或十数倍之多。而实际数量可能更大。其他宗教也借助人们的宗教热情,聚笼了大量的财产。所以他们可以支持各种文化活动,去宣传他们的教义。而他们的教义的宣传,又使信徒的人数大量增加。宗教的发展,可说已经形成了一个恶性的循环。修校无钱,修庙有钱。

  5.海外宗教势力形形色色的渗透活动。有神论在我国空前活跃的原因,与国外宗教势力形形色色、无孔不入的渗透,有着直接的关系。据我们所知,欧洲基督教有一个21世纪发展战略,由于他们在欧洲的衰落已难以挽回,所以把亚非拉地区作为他们21世纪的发展重点。其他教门、教派估计也有类似的战略考虑和计划。

国外宗教渗透的主要表现:(1)资助大陆大学和研究机关成立宗教系或宗教研究机构,或者在已有的研究机构中成立各种宗教研究中心。(2)资助大陆学者出版、出国和召开有关宗教问题的的学术会议。(3)以学者或留学的身份,在大陆从事讲学及各种文化活动中传教。二

  相比之下,科学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就显得薄弱和无力。目前全国没有一个从事无神论论研究和宣传的专门机构。专门宣传无神论的刊物只有一家,而且由于种种原因,发行量很不理想。

  更加重要的是,面临有神论的步步进逼,我们无法重蹈过去关闭大门的政策,而必须用科学无神论的研究与宣传和有神论争夺思想阵地。在多年的宗教研究工作中,我们深知,各种宗教,为了谋取自身的发展,都不惜工本地宣传他们的教义,发展教徒。在这一方面,虽然他们数百年来都是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生活,但在宣传自己方面,则从来不计成本,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掉以轻心,将会带来难以挽回的后果。

  面对有神论如此强大的财力、物力和人力的攻势,事关党存在的思想基础,我们必须把科学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作为一项重要的工作提到议事日程上来,并且应有一定的财力、物力对抗有神论依仗财力物力的进攻。应设立专门机构从事科学无神论的宣传工作,并且把科学无神论的宣传作为一项事关党的前途的大事认真做好。各级党政干部学校应设立专门教研科室及课程,对学员进行科学无神论的教育。应把科学无神论教育列为思想品德和素质教育的重要内容。规定相应的选修和必修课程。并设置相应的学科,培养科学无神论的研究和宣传人才。各种媒体都应像公益广告那样,有一定数量的宣传科学无神论的内容。并且不得宣传有神论或者改头换面的有神论。各种在国家名义下的宗教研究机构内,都应设立科学无神论的研究机构和研究项目。在新的情况下,为保证党的思想纯洁,应在党章中明确规定共产党员不得信仰任何形式的有神论,并且有义务宣传无神论。严格执行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的规定。对情况严重者应该清除出党的队伍,尤其不能让他们担任党的领导干部。

  过去我们讲马克思主义,自然就包括着无神论。现在情况变了。不少共产党员参加“法轮功”组织、信仰宗教、搞封建迷信的事实说明,讲着马列主义,有着共产党员身份,未必就是无神论者。所以在党章中明确写上无神论条款,并把宣传无神论规定为共产党员的义务,实有必要。

  有人对宣传无神论有着种种担心,怕刺激宗教,怕有人说我们向宗教宣战。还有鉴于苏联当年的教训,也怕宣传无神论。其实际情况是,苏联面临全民性的东正教信仰,其无神论宣传确有向宗教宣战的性质。但中国共产党成立之时,中国不是一个全民性信教的国家。中国共产党人宣传科学无神论,主要是教育自己的基本群众,与尊重和维护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是一致的。过去是如此,现在也是如此。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应该理直气壮,不应有任何的怀疑和动摇。

  改革开放20多年来,我们在经济建设中的成就是不可否认的。但是有神论的迅速传播,不仅促进着腐败现象,而且也带来了不少社会问题,干扰着经济建设的发展。从发展国民经济计,从提高国民素质计,宣传科学无神论都是必不可少的事业。

  科学无神论还只是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基础,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资产阶级在革命时期,就高举着科学无神论的旗帜。近现代民主共和制度的建立,实行政教分离,使宗教不得干与政治和教育,就是科学无神论的直接后果。所以从普遍意义上说,科学无神论乃是一切现代国家的立国之本。特殊的说,共产党领导的国家,就更是如此。资产阶级建国以后,可以向宗教妥协而不丧失其政权。共产党如果放弃无神论的宣传,就面临着被同化的危险。

相关新闻
宗教事务部分行政许可项目实施办法

来源: 时间: 2018-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