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专题>2018专题>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

宣传科学无神论 维护意识形态安全

2018/09/26 11:03 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作者:孙晓

  理论的先进性不在于它的华丽外表,而在于它对现实问题把握的深度与广度。唯物史观深刻揭示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与方向,将对“自然的认识推广到人类社会的认识”,是迄今为止最科学的社会理论。作为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以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一直是中国革命与建设的最重要力量,这是任何其他组织无法取代的。中国共产党的“成功之道”既有天时、地利的外因,更是“人和”的结果。“人和”中的最重要因素就在于它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总结十年奋斗历程,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勇于推进实践基础上的理论创新,围绕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出的一系列紧密相连、相互贯通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形成和贯彻了科学发展观。”

  江泽民同志指出:“意识形态领域,社会主义不去占领,资本主义思想必然去占领。这是一个真理。”当前,我国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总体局势稳定,但受经济全救化、思想多元化、资讯网络化的影响,也出现一些需要引起关注的变化,部分党员干部政治信仰不强,精神空虚,不仅不能成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反而成为败坏社会风气的蛀虫,甚至沦落为阶下囚。2013年7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是谁捧红了王林?》的评论员文章,对所谓“气功大师”王林身边的名人,包括一些领导干部丧失人格,匍匐于骗子脚下的现象进行了剖析与批判。文章指出,当前,一些官员意志衰退消沉,精神萎靡不振,工作不认真、经济有问题,心理上自然不安全,于是在封建迷信中寻找寄托,“王林们”也就成为某些官员的精神鸦片。不少官员热衷烧香拜佛、算命看相,祈求升官发财。作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刘志军竟然不顾官德和人格,屈尊于江湖骗子,终成笑柄。文章最后指出,对于那些不信马列信鬼神、不问苍生问鬼神的少数官员,有必要大喝一声,是该猛醒的时候了!

  天助者,自助之。一个蹩脚的骗子既然令那么多明星、干部五体投地,顶礼膜拜,在看似荒唐的背后,人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奥秘:失去了对共产主义的信念,江湖骗子们的“精神鸦片”就有了可乘之机。

  不过,江湖骗子的骗术再高,也只是骗钱骗色,小打小闹,与西方国家“西化”、“分化”中国的“大手笔”来说,实在是小巫见大巫。近年来,依靠强大的资金操作与宣传策划,西方国家在与我争夺话语权的斗争中稳扎稳打,殚精竭虑。诋毁、妖魔化马克思主义是他们投入最多,用力最勤的方面。应该说,西方侵蚀中国意识形态长城的工程已有斩获。包括部分党员、学者在内的某些人认识混乱,随风起舞,散布指导思想多元化,将“民主”西方化,“宪政”神圣化,“普世价值”绝对化,甚至打着政治改革的旗号,贩卖三权分立、多党竞争的私货。2004年9月,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指出:“意识形态领域历来是敌对势力同我们激烈争夺的重要阵地,如果这个阵地出了问题,就可能导致社会动乱甚至丧失政权。敌对势力要搞乱一个社会、颠覆一个政权,往往总是先从意识形态领域打开突破口,先从搞乱人们的思想下手。

  当前,中国共产党肩负着人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打铁还要自身硬,完成这一光荣使命,中国共产党不仅要克服各种前进道路上的外在阻力,更要内练筋骨,强化政治素质,坚定对共产主义的信仰,这一传家之宝是任何时候不能丢弃的。正如邓小平反复强调的:“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是中国革命胜利的一种精神动力。”“我们搞改革开放,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没有丢马克思,没有丢列宁,也没有丢毛泽东。老祖宗不能丢啊!”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就是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经济进步的“定海神针”。

  三、宣传科学无神论是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应有之意

  顾名思义,“无神论”即以否认“神”客观存在的一种学说理论,“是人类文明与思考的结果”,从其发展历程看,经过了古代无神论、近代无神论(又称“战斗无神论”、“科学无神论”)和马克思主义科学无神论三个阶段。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继承了17~18世纪英法唯物主义、19世纪德国费尔巴哈人本主义等人类优秀思想成果,是科学无神论的高级形式。

  马克思主义科学无神论坚持辨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科学世界观,深刻揭露了有神论产生的历史原因、演变规律、阶级本质、社会作用等,既为人民群众提供了摆脱愚昧,走向科学的精神武器,也是无产阶级政党处理宗教问题的重要依据。

  科学无神论贯穿于马克思主义的三大部分之中,是马克思主义世界观的出发点与基石。革命导师历来重视科学无神论对树立群众正确世界观、人生观上的作用。19世纪末,恩格斯曾向德国社会主义者提出翻译出版18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无神论著的建议。他认为,无神论思想是基本的知识,无论面对何种复杂环境,只要在这方面站稳脚跟,就能坚持捍卫马克思主义。列宁也认为,要使群众摆脱愚昧,对他们进行“纯粹马克思主义的教育这条直路”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向他们提供各种无神论的宣传材料,告诉他们实际生活各个方面的事实,用各种办法接近他们,以引起他们的兴趣,唤醒他们的宗教迷梦,用种种办法从各方面使他们振作起来,如此等等”。

  中国共产党人历来重视科学无神论的宣传、普及与教育工作,但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各种因素的影响,有关部门的科学无神论宣传、普及与研究,一直在走下坡路,“有神论有人讲,无神论无人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对于这种不正常的现象,任继愈先生一直奔走呼吁,希望加以改变。1997年第4期《世界宗教研究》发表了他的《宣传无神论,发扬科学精神,建设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文章,强调开展无神论和科学精神的宣传,对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1999年6月24日,他又在《人民日报》发表《不仅要脱贫,而且要脱愚——谈谈科学无神论宣传的必要性与意义》的重要文章,对巫术、特异功能等封建迷信进行了批判,文章认为:“摆脱愚昧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进行科学无神论世界观的宣传和教育。”文章强调,“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社会主义国家,宣传科学无神论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大力加强科学无神论的宣传和教育,是巩固马克思主义思想基础的需要,也是提高全民族思想素质的需要,不仅共产党员应该树立科学无神论的世界观,一般群众也应该接受科学无神论的教育。”这篇文章发表后社会反响强烈,成为中国无神论研究史上的经典文献。

  当前,我国的意识形态安全面临一些新的挑战。鼓吹党员“信教”就是其中之一。胡锦涛同志指出:“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是无神论者,不信仰任何宗教。”1982年3月中共中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也明确指出:“一个共产党员,不同于一般公民,而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成员,毫无疑问地应当是无神论者,而不应当是有神论者。我们党曾经多次明确规定:共产党员不得信仰宗教,不得参加宗教活动,长期坚持不改的要劝其退党。这个规定是完全正确的,就全党来说,今后仍然应当坚决贯彻执行。”可以说,党员“信教”是检验党员党性的“底线”,本不应有“讨论”的余地,但某些人频踩“红线”,毫无顾忌。关于“党员信教”问题的讨论甚至被某刊物列入“2010年宗教学十大观点”。

  冷战结束后,国际局势诡谲莫测,国内社会矛盾处于多发期,实现中国梦,中国共产党任重道远,在这一关键时期,党的指导思想如果发生动摇或改变,不仅会造成党内分裂,更会严重冲击以至断送中国的现代进程。邓小平同志曾说:“不搞争论,是我的一个发明。”在一些大事大非的原则问题上,除非特别必要,尽量不搞全党全国范围的大争论。十年内乱的惨痛教训提醒人们,在一些事关全局的重大问题上,搞全党性的争论,只能分裂党和群众,引起思想混乱,破坏社会稳定,甚至导致天下大乱。江泽民同志也指出:“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如果动摇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这个精神支柱,动摇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理想,就会导致思想混乱,那将是国家和民族的灾难。”当代中国禁不起这种“折腾”!

  2011年,中央统战部常务副部长朱维群同志在《求是》杂志上发表《共产党不能信仰宗教》的文章,文章指出:“如果允许党员信教,将使我们党从思想上、组织上自我解除武装,从一个马克思主义政党蜕变为一个非马克思主义政党,也就根本谈不上继续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2013年6月10日,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他再次强调:“2011年我写的《共产党员不能信教》一文,发表于《求是》杂志,就是针对我在工作中发现一些党员同志不信科学信宗教,甚至变成宗教徒而发的。文章引起较强社会反响。据我所知,党内公开反对的声音并不多,但不少人内心是不高兴的。我坚持认为,必须旗帜鲜明地坚持党员不能信教的原则……总之,如果允许党员信教,将使我们党从思想上、组织上自我解除武装,党的先进性丧失。我认为,保持党的纯洁性。除了政治上、组织上、作风上的纯洁性,还应该有基本的一条,就是世界观上的纯洁性。”

  保持党的政治上的纯洁性,宣传科学无神论不仅是理所当然,更是理所必然。据习五一教授《科学无神论与宗教研究》一书“后记”,2008年春至2009年春,中国无神论学会理事长任继愈先生多次与她交谈,任先生说:“无神论学会责任重大,它关系到上层建筑问题,关系到国家兴亡问题。因为无神论是我们国家的立国之本。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群众进行革命和建设,把马克思主义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就是要劳动人民自己解放自己,创造幸福。如果无神论在我们国家站不住、立不稳,老百姓安身立命要靠神,那么我们国家就失去了根本,就可能国家衰败。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1982年3月中共中央《关于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指出的:“用马克思主义哲学批判唯心论(包括有神论),向人民群众特别是广大青少年进行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科学世界观(包括无神论)的教育,加强有关自然现象、社会进化和人的生老病死、吉凶祸福的科学文化知识的宣传,是党在宣传战线上的重要任务之一。”

  2004年5月28日,中央组织部等六部委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重要组成部分,加强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研究和宣传教育工作,对于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保持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提高全民族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打牢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推动社会主义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2013年8月19日,习近平同志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意识形态工作极端重要,事关党的前途命运,事关国家长治久安,事关民族凝聚力和向心力。“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巩固全党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思想基础。”“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面提高公民道德素质,培育知荣辱、讲正气、作奉献、促和谐的良好风尚。”他指出,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领导干部要把系统掌握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作为看家本领,老老实实、原原本本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党校、干部学院、社会科学院、高校、理论中心组等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必修课,成为马克思主义学习、研究、宣传的重要阵地。习近平同志“8·19”重要讲话高屋建瓴,内涵丰富,为当前宣传思想工作指明了方向,明确了任务,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马克思说:“理论在一个国家实践的程度,总是决定于理论满足这个国家需要的程度”。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宣传思想工作部门固然“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但也需要全党上下,社会各界,尤其是高校与社科系统的参与、助推。应该说,无论是应对封建迷信的沉渣浮起,还是反对西方国家对中国的西化、分化企图;无论是“接地气”(脱贫、脱愚)的普及教育,还是“进庙堂”(党性教育、理想信念教育)的培训深造,科学无神论都将发挥无可替代的作用。

  (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14年第1期)

  作者:戴继诚,哲学博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系教师

相关新闻
宗 教 事 务 条 例

来源: 时间: 2018-09-26